1.
好久沒有來記記流水帳了,嚴重乾涸!
我的媽呀!流水都不流水了呀!

2.
在這學期,每個星期二是我最像普通大學生的時間,因為我申請修習【台灣研究學程】的關係,所以我有白天的課要修。從早上就開始待在學校,一直上課到晚上。
中午的時候和好友們齊聚莫札特咖啡店旁邊的椅子上吃中餐、閒聊、開玩笑,真開心啊!今天看到阿彭端著他的便當走過來,我強烈的覺得,星期二的中午一起吃飯,已經成為一種習慣了!大家不約而同的會往某個方向聚集。

3.
上完34堂【台灣現代主義】小說之後,到下午78堂的【生活台語】上課之前,中間我有兩堂課的空堂。原本我都會利用這段時間做一些雜事,要不就是窩在系辦裡面。像上星期,我居然就因為閒不下來,好好地把系辦清理了一遍 Orz(早就看系辦的髒污不爽了!)
但是今天跟致容和冠喆一起去旁聽研究所課程【白先勇小說研究】之後,我愛上了老師的授課方式!
老師會邊上課邊用她懇切的眼神盯著妳看,那是一種被老師注視著的上課方式,我內心覺得受到重視,就像是被俘虜一般,兩堂課的時間裡,仔細地聽著老師所說的每一個字、每一句話、每一段想要表達的概念。
我好喜歡這樣的方式呀!馬上決定把所有的講義借回來印,因為我喜歡這位老師的課!我甘願被她俘虜!這是一種盲目‧‧‧

我就是這種學生,一旦我喜歡一位老師,連帶的會喜歡上她的課。我會上課專心聽講、努力整理筆記、找了老師提及的書籍來閱讀,上課參與討論。

4.
晚上一行人殺到行天宮去,買了米糕和龍眼乾之後就進去拜拜了。
雖然有晚上拜拜不太好的說法,不過我相信心誠則靈啦!"其他的東西"就請你們不要破壞我們小老百姓的單純祈求囉!

lovevivi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