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四值櫃台班遇到不講理的讀者,搞得一肚子火無處發洩,真想去跟苗族姑娘學下蠱,我下下下下死你!

星期三值櫃台班時一切順利,寒冷的氣溫在加上連日來的毛毛細雨,閱覽室的讀者少了很多。
雖然一些
"固定班底"還是會準時出現,例如:每次開門都衝第一的表哥
(表哥是我們給他的代號,聽老館員說,在我入館之前他就是忠實讀者了!),我到館兩年有餘,這6百多個日子以來,表哥都看差不多的書籍,日復一日,幾乎沒有什麼改變。因為除了我之外的工讀生都是內行人,看到表哥看的書籍之後,馬上就判斷出他要考地政士,但是那麼多年了,莫非他的考運不太好?所以一樣的書一看再看都沒結果?

其他還有一些熟面孔,看到的時候點個頭示意一下,他們就走到屬於他們的"專屬位置"去看書了。
除非到了期中、期末考週會湧進大批大學生臨時抱佛腳似地狂找資料之外,大致都不會有太大的變動。

星期四早上都還是跟往常一樣,偶爾喚了幾個讀者到櫃台來登記使用電腦之外,服務台根本乏人問津,冷清到無聊的地步。

一位讀者在查詢櫃台前做了下來,因為他有按照規矩登記使用電腦,所以我也沒有什麼注意到他,直到中午的時候他把他的NOTEBOOK拿了出來,直接就架設在檢索區的電腦旁邊。因為這是不符合規定的,所以我過去跟他規勸一下!

我跟他說:「先生,使用筆記型電腦的話,請你移駕到後面供讀者使用的桌子,那附近也有插座可以使用,這裡的電腦是提供讀者做查詢,雖然我們沒有強迫限制讀者要遵守館內限制的30分鐘,但是你這樣一邊使用自己的電腦,一邊坐在這裡也不太方便。」

結果那先生很大聲的回我說:「你們有限制讀者使用筆記型電腦嗎?應該是沒有吧!我使用電腦也有登記呀!如果超過30分鐘的話,我也可以每30分鐘登記一次呀!是你們1樓櫃台(正確來說是2樓的總服務台)的人跟我說可以上來這裡的,因為這裡的讀者比較少。如果到時候讀者使用電腦的人數變多的話,我也可以讓開呀!現在我有打擾到任何人嗎?沒有吧!現在是你打擾到我耶!」

我聽到是總服的人叫他上來的,心裡面很肚爛!每次他們的人都搞不清楚狀況,讀者要找的是法律期刊,居然也叫讀者上來,明明就放在三樓期刊室,為什麼要說是在五樓呀!等到讀者上來五樓之後,我們跟他們說明是在三樓之後,讀者就會覺得被唬爛,嘴巴念念有辭,好像是我們整他們,叫他們上來五樓之後再到三樓一樣。
關我們什麼事呀!叫你上來的人不是我們耶!你不爽也要找對人出氣吧!還有更扯的事,讀者要找的書一經館藏目錄查詢之後,藏書地點居然是總服務台旁邊的中文新書區,這樣會不會太過份了呀!根本不幫讀者或教讀者找過館藏目錄就直到叫他們上來,等到確認書是在二樓中文新書區之後又要他們走下去,這簡直就是在整人嘛!

話說回來,結果這個讀者好像覺得我在騙他,硬是不讓他使用我們的電腦。問題根本就不在這裡,使用讀者查詢的電腦當然是OK的呀!我規勸他的重點是:不可以在電腦區使用個人的電腦這件事!但是他一再狡辯,我實在很氣我自己,被他這樣狡辯之後,我居然不知道要說什麼來反駁他,為此,我撥了通電話給同事,再三確認他違規之後我再次走過去跟他說,請他如果要使用個人的筆記型電腦的話,移駕到後方的椅子去。他又在那邊聒聒聒聒的說了一堆,厚!你怎麼那麼固執呀!到底聽不聽得懂人話呀?讀者檢索區不能使用個人電腦這樣簡單的事都還要我一直說一直說,很煩耶!過程中還一直強調他的時間很寶貴,是有多貴,明明就是你違反規定在先呀!最後他自己說:「那我把筆記型電腦收起來就可以了吧!」

我回答:「好!那麻煩你把自己的電腦收起來。謝謝!」
靠!我還跟他說了一句「謝謝!」真想收回來呀!

下午似乎一切又回復平靜,這期間我幫讀者調書,教讀者使用電腦,一切都跟平常一樣。大約
4點多左右,他又把他的個人電腦搬出來使用了……天呀!怎麼那麼番呀!說都說不聽,氣死我了!我不想再跟他說話了,所以我請跟我配班的同事去跟他說,我同事一走過去,先檢查他的電腦有沒有偷接館內的線路,然後開口說:「先生,……」他都還沒開始說,那位讀者霹靂啪啦地說了一大堆,音量很大,簡直就是在說給我聽的:「你們那位小姐來跟我說的時候已經浪費了我很多寶貴的時間了,她打擾到我做事。你現在又二次來打擾…………」罵了一大堆,好像我們都活該被他罵爽的。

後來他收拾了他的東西,走之前還專程來看我叫什麼名字,他說我今天打擾到他,讓他的事情不能完成,還叫我同事去二次打擾他,好像我故意不讓他使用館內的電腦一樣。還說我講話很大聲,總之,他要投訴我。

哇哩咧!惡人先告狀!明明就是你不遵守館內的規定,講的好像是我一直刻意阻撓你做事一樣。要投訴就去投呀!我按照規定去規勸你也不行嗎?你就這麼刁?一再強調你的時間寶貴,不錯嘛!能夠讓在你百忙之中抽出時間來寫投訴我的意見書,這該說是我的榮幸嗎?說什麼我們館內只有規定不能開手機,那莫非我有幻聽,居然可以聽到你的手機聲響;最後要走之前還ㄌㄠ、下一句:「我是劉律師」哼哼哼!你不說還好,一說你自己是律師,讓我突然為律師界有你這樣不講理的人感到羞愧!

莫名其妙的一個人,說你自己是劉律師,我看了看讀者使用電腦的登記表,你佔用一整天的
7號電腦,登記的人沒有半個人姓劉喔!是不是你盜用別人的名字呀?SHAME ON YOU!還是你根本沒有登記使用電腦?如果是的話,那糟糕,繼幻聽到你的手機響之後,我可能也有幻覺了!

不過,我對總服務台和我們的不同調既感到生氣又感到失望!每次都這樣,到底哪一天才要改進呀!那位固執的讀者說他在被我規勸之後有再次到總服務台做確認,總服的人又再次跟他說可以使用,還加注說什麼我們樓層的人比較少,所以沒關係。哇!這句話真不得了呀!沒有人就可以隨便了,是這樣的意思嗎?所以才讓那位讀者像是得理般地跟我們爭辯。

我說總服務台的同仁們呀!如果說今天我跟那位讀者有衝突,你們也有錯!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loveviviya 的頭像
loveviviya

若愚居

lovevivi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