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因為睡過頭,請了兩個小時補眠,但是當我起床梳洗完(書包都會在前一天晚上整理好)準備出門上班去的時候,我居然打不開我的機車碟煞鎖!
而且我昨天晚上明明不是停在今天早上我看到的位置呀!被移動了,而且還隨便停!幹!
我蹲在我的黑皮旁邊,拼命地想要打開碟霎鎖,卻怎麼樣也開不了!後來我放棄了!先打電話到國圖給我上司,跟她說我的情形,看樣子是要請半天了。
請完假之後,我走路到宿舍附近的機車行去,跟老闆說我的情形,老闆先拿機油給我,跟我說:「說不定是生繡了,妳先拿回去針一針,再試看看!」
於是我拿著老闆好心提供我的機油,再回到我的黑皮身邊,照著老闆教我的,在接縫的地方"針一針"(學到了一個台語的說法),再試著用鑰匙開開看!唉!還是不行呀!
不行!不行!怎麼試都不行!難道真的要像鍾說的,拿把斧頭來劈掉?
我蹲在摩托車旁邊很久,怎麼弄都不行,鍾小姐剛好下來牽車要去上課,她還試探性的叫了我一聲,因為我比她早出門,卻一直被困在摩托車旁邊。
她載我回機車行還機油,然後我跟老闆約12點的時候來幫我看摩托車,但前提是要有人回來幫他顧店,他才走得開。
和鍾小姐一起去買早餐,因為被我拖延到時間,她買完早餐就趕去上課了。留下我一個人在早餐店裡面慢慢吃,慢慢看店家提供的《壹週刊》。
我心情 DOWN 到極點,居然還可以一邊看〈清大學生白骨命案〉的內文,一邊吃雞柳堡,還不會覺得嘔心。
也許是食不知味吧!吃完之後才快要11點,根本就連中餐一起解決了呀!
於是我回到宿舍,打開電腦,打下這篇【廢話連篇】。
等等就要12點了,我要再去機車行找老闆,希望他能夠幫我解決這麻煩的碟煞鎖呀!
在線上跟學姐抱怨,她說我應該去拜拜,我跟她說我昨天才去拜過呀!她安慰我:「那應該要想還好只是鎖住,搞不好沒拜的話,車子會被偷也說不定,這樣想會比較好啦!」

時間差不多了,我要出門去找老闆了‧‧‧



下面是之後的事了!
12點多,我又出門去找機車行老闆,一到就看到他焦急的臉,他說:「妳不是說12點要來,我和我老婆等了妳十幾分鐘,所以後來我就叫她去買菜了!」
我問他說:「那請問你現在走得開嗎?」他回答:「當然是走不開呀!」我連忙和他陪不是,他無可奈何,只好拿起鐵鎚,請熟識的計程車司機幫他顧一下店,隨著我來到我的黑皮旁邊。
他先架起車,跟我對了行照,確定是我本人的車沒有錯之後,就跟我要了碟煞鎖的鑰匙,插進去之後用鐵鎚敲了幾下,鎖就掉了!前後不到一分鐘。
他碎碎念了起來:「妳這個鎖是比較爛的那種!」(OS:雖然爛,可是也要350元吶!)
我問他:「那比較好的要多少錢呀?」
老闆回答:「我賣的是500元的,"有多卡好"!」說完就自顧自的走掉了。
他沒有跟我收任何開鎖的錢,不像某些機車行,來看一下也要收個工本費100元左右。我在想我還要再買一個鎖嗎?可是不買鎖的話我又不放心‧‧‧
後來還是決定買了!騎車到他店裡去跟他買了一顆碟煞鎖500元,沉甸甸的,感覺上真的有比較高級。他示範了一下該怎麼用,幫鎖上油,一邊動作一邊跟我說即使是鎖也要注重保養,淋了雨還是用了一段時間之後都要上油。
被室友鍾小姐說中了!還真的是敲掉就行了!她說她原本要上樓拿鐵鎚來幫我,但是看了看時間,她快要遲到了!所以就讓我等老闆囉!
我被機車行坑了很多次,她原本還想說我這次會不會又被坑,但是老闆人很好,沒有跟我收費!真開心!

lovevivi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